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历史咨询 >

鄱阳湖上守桥人:“风口浪尖”上护卫通行安全-中新网

发布日期:2020-07-24 11:29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鄱阳湖上守桥人:“风口浪尖”上护卫通行安全

  央视网消息(记者 康彦龙 通讯员 丁波 王浩):“我们24小时守在桥上,就是要确保大桥和列车安全。”九江桥工段琵琶湖路桥养修工区工长党颉明正手握望远镜,用眼睛逐段“扫描”着鄱阳湖广阔的湖面。

  为跨江大桥设备进行“诊断把脉”,及时发现并排除隐患,是桥梁守护者党颉明和工友们的日常工作。多年来,无论雨雪风霜,他们都夜以继日地守护着过往列车的安全。

  党颉明和工友们所守护的九景衢铁路鄱阳湖特大桥全长5500米,横跨于鄱阳湖之上,有144个桥孔、十四万多套高强螺栓。加之大桥处于风口位置,所受风力最大时能达到六七级,被称为“风口浪尖”上的铁路桥。

  “洪水这么大,每天有近百趟列车要在大桥上通过,我们一刻也不能掉以轻心。”连日来,江西多地出现持续强降雨天气,鄱阳湖水位持续超警戒线,为了确保大桥和列车安全,党颉明和工友需每天步行近4公里前往看守点,24小时值守在那里。

  工作靠吼,拦停超限船舶20多艘

  “大桥上安装了自动水位测量仪,可以实时向安全调度中心报告水位情况,我们还可以通过监控摄像头观察过往船只,发现超高超限的大型船只,要立即用喇叭呼停,防止撞上大桥钢梁。”面对连日来大雨引发的洪水,党颉明和工友盯守在大桥上,发现安全隐患要及时启动警报系统。

  “封航前,大桥这儿往来各类船只很多,眼睛都快看花了,目前船只相对少了些,但是有可能危及到大桥安全的船,一条也不能放过。这些天我们已经拦停了20多艘。”党颉明说,那些又宽又高的大型船只最容易给大桥造成伤害,尤其是挖砂轮和吊机船,船上的呆架、腕臂及挂钩高度超限,很容易撞伤大桥钢梁。

  拦停船舶需要使用大功率喇叭向船只喊话,受持续暴雨和使用过频影响,导致喇叭日前出现了一次故障,党颉明和工友冒雨进行了换修作业,确保喊话喇叭24小时全天候不“失声”。

  风雨无阻,在“空中摇篮”排除故障

  除了要防止大船撞上大桥,党颉明和工友还要定时穿过290米的箱梁到钢梁下,观察大桥螺栓有没有断裂,桥墩有没有被船只擦伤,发现故障或隐患都需要及时排除。

  据了解,鄱阳湖特大桥每月都要进行一两次全面巡查,党颉明所在的工区主要负责九景衢铁路鄱阳湖大桥和K288+550-K335+383区段双线所有桥梁、涵洞、隧道、路基,以及路外安防、路外环境的检查养护,最忙的时候就是春检、秋检和汛期防洪时期。

  入汛后,为了确保桥梁设备状态良好,需要对大桥进行加密检查。党颉明带领工友对桥上全部的螺栓检查一遍,少则两三天,多则七八天,每天要作业12个小时左右。

  鄱阳湖的潮湿气候和列车经过时的震动都会造成螺栓松动,最多的时候一天就要更换八九十套。上桥作业,大桥的箱梁是党颉明和工友进行检修的必经之路,这里漆黑一片,走过8个这样的箱梁,才能到达悬空19米的检查梯。只要湖面上的风力稍微大一些,悬空在湖面上的检查梯,就会被吹得不停摇晃,犹如“空中摇篮”。

  鄱阳湖的天气,就像孩子的脸,说变就变。突然到来的风雨,会给高空检修作业带来更大的难度。

  与党颉明一起守桥的工友郑慧敏说,检修大桥发现的故障和隐患,他们能够修复的就直接修复了,如果碰上两个人修复不了的,就需要从工区抽调人手来抢修,确保故障能够及时排除。

  “我觉得作为一名铁路职工责任很大,只有我们工作认真负责,把铁路设备守住了,不出现问题,列车就能正常运行,这样大家的出行才不受影响。”党颉明告诉记者。

  坚守“孤岛”,主食是守桥“三件宝”

  连日来,通往大桥的陆路交通已被洪水阻断,守护大桥的看守房仿佛是汪洋中的一个“孤岛”,岛上也仅有守桥人而已。鄱阳湖特大桥日间需要行车,一般只能在凌晨2点到4点之间,待高铁停运后,铁路检修人员才能上线路作业。

  “我们两个人,吃住都在这里。”夜半时分,与党颉明轮班的工友郑慧敏沿着钢轨步行近4公里前往看守点,带去每天必需的给养。他们笑着说,守桥有“三件宝”?? 火腿肠、泡面加面包,一件都不能少。

  因为还没有成家,党颉明一直住在工区,正常情况下每年回一次陕西渭南老家。“入汛以来,工区24小时有人值守,我这几个月一直在工区,天气好一些的话,安排家近一点的职工回去,我基本上一直在工区值班。”党颉明说。

  守桥是连轴转的,活动区域就是大桥和看守房两点一线。每天有近百趟列车要在大桥上通过,检修工作必须夜以继日,无论白天还是黑夜,总有人回不了家。

  “我们在这里值守,大桥安全,我就安心。”党颉明说,“希望汛期尽快过去,可以让工区的职工们休整一下,我要给自己放两天假,好好地睡一觉。”

  驻守大桥,做好大桥安全的守护者

  “这里下一个月的雨,比我老家渭南下一年的水都多。”党颉明,这个出生在黄土高原的陕西汉子,从来没想过自己会与大江大湖如此贴近。

  2015年从学校毕业后,党颉明来到九江,选择到铁路上工作,他参加工作5年多,养护大桥快4年了。党颉明所在的工区目前有24人,其中像他一样的90后青年职工12人,占了一半。

  多年来,只要线路出现峰值或发现设备隐患,党颉明所在班组就必须立即安排整治。日常设备养修工作通常在凌晨进行,冬季,桥上风大空气湿冷,站在明桥面上江风会从裤腿倒灌进来,为了让身体暖和,保证在有限时间点内完成工作,有的人就用绳子把裤腿扎起来,防止风从裤腿里钻进来。

  经过多年的磨炼,党颉明渐渐克服了恐高症,也熟悉了大桥每一处设备情况,能够准确地找出大桥的病害进行整治。“现在上鄱阳湖大桥检查作业再也不怕了,间歇的时候还能欣赏美丽的鄱阳湖风景呢。”

  目前,鄱阳湖水位比之前下降了几十厘米,但水位还是很高,仍然处于危险期,后续设备检查任务还很重。“能够在今年汛情这么严重的情况下,保障高铁运行安全,觉得很自豪,在抗洪救灾工作中,也贡献了自己的一点力量。”党颉明说。 【编辑:朱延静】